岩棉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国我国煤化工发展三问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5:35:52 阅读: 来源:岩棉条厂家

我国 我国煤化工发展三问

近十年来,我国煤化工项目大量上马,然而在建设高潮的背后,因高耗能、高耗水的环保弊端,煤化工的发展始终充满争议。挺煤化工者认为它可以提高煤炭附加值,又可弥补国内油气不足;反煤化工者认为它造成能源二次消耗,并不能真正降低煤炭利用的污染排放。

然而最致命的或许还是利润问题。今年以来,以大唐电力为代表的央企对于煤化工项目的退出让更多的投资者在心里打了一个问号。以清洁利用煤炭而兴起的煤化工缘何有这么多的争议,又是否真的具有发展价值呢?

我们为什么需要煤化工?

近年来,我国政府下发了大量煤化工项目的路条。有人不禁要问,既然煤化工污染严重,企业逐利而入尚好理解,政府为什么也鼓励发展煤化工呢?

说到底还是要回归到我国“富煤、贫油、少气”的资源布局问题。据原煤炭工业部副部长濮洪九介绍,我国煤炭资源储量5.9万亿吨,探明储量2.3亿吨,占一次能源资源总量的94.22%,而石油、天然气不足6%。可以说,煤炭是我国最丰富的能源资源。

而在我国石油、天然气需求不断增长的情况下,大量的油气进口让我国的能源安全问题面临严峻挑战。加之近年来日趋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发展煤化工,通过煤制油、煤制气发展弥补我国油气资源严重不足的窘局成为一个现实选择。

去年9月,国家能源局举办央企煤化工座谈会,明确提出发展新型煤化工的产业政策不会改变。要求根据我国能源政策走向,有序开展煤制天然气和煤制液体燃料等项目。发改委对煤制气项目审批速度也在加快。截至2013年年底,共有61个已建、在建、拟建煤制气项目,设计总年产能约2700亿立方。

另外,经济性也是一个原因。据濮洪九介绍,相比石油、天然气和其它能源资源,煤炭的价格是最廉价的。按照同等热值折算价格,煤炭、石油、天然气的比价约为1:9.44:3.45,相当于同等热值的煤炭价格不足汽柴油价格的1/9,也不到天然气价格的1/3。可以说,煤炭是我国最经济、最廉价的能源。

而随着煤炭价格的下跌,国际油价的不断攀升,原油与煤炭价格差比进一步扩大,煤制气项目的经济性则更加突出。

中国煤炭加工利用协会副会长张绍强认为,我国煤炭资源丰富、不可能淘汰,所以必须清洁化利用。目前,通过现代煤化工转化,也是大幅度提高煤炭的清洁化程度的主要手段。“我们必须尊重现实,煤炭企业应当坚定信心发展现代煤化工,不是该不该发展的问题,而是怎样更清洁、更高效利用的问题!”

环保问题是煤化工死结?

煤化工是指以煤为原料,经化学加工使煤转化为气体、液体和固体产品或半产品,而后进一步加工成化工和能源产品的过程。近年来中国煤化工产业规模快速扩大,2013年已投产煤制油项目的产量达到170万吨,甲醇产量达到2900万吨,煤制烯烃产量180万吨,煤制气天然气示范项目产量也达到了27亿立方米。如果看看全国各省的煤化工产业规划,后续的项目数量巨大。

毋庸置疑,煤化工的发展是随着煤炭清洁利用的发展而应运而生,但是在这一转化过程中所带来的能源消耗与污染问题也从未被忽视。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表示:“煤炭企业发展煤制油气提高企业的产值和利率无可厚非,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煤化工面临很大的问题,一个高排放、高耗水。一般来说现在煤制油4吨多煤出一吨油,像这一吨油差不多需要将近10吨水,天然气也不会比这少。另外一个我国的富煤地区都是处于缺水的地方。”

也正因为如此,而我国煤化工的发展一直深陷环保争议中。而大量煤化工项目也因为水资源问题而无法通过环评。

不过,张绍强并不认为环保是现代煤化工发展的死结。他认为现代煤化工目前暴露的问题,都是工艺技术发展初期的必然过程问题,随着技术的进步和改进完善提高,高排放、高耗水等问题完全可以通过技术发展来解决。

“关于现代煤化工碳排放问题,要辩证的去看待。物质不灭是公理,我国只有煤炭这种优势资源,它的属性谁也不可能更改,煤化工生产中的工艺碳排放比例有限,大多都转化在产品中,大部分是其配套发电供热锅炉燃烧排放的。”张绍强说。

张绍强认为,煤化工环节即使有部分CO2排放,也是高纯度的,可以作为产品加以进一步的利用,这比把煤炭分散到社会千家万户散烧所造成的污染,治理成本要低得多,数量也少得多,“两害相权取其轻”。

煤化工是否具有商业价值?

逐利是企业的天性。这些年来企业一窝蜂的大力上马煤化工项目与其说是受国家政策的影响,不如说是受利润的驱使。我国企业大力上马煤化工项目约始于十年前,而那个时候恰恰是我国煤炭价格高涨的黄金时期。据媒体报道,有业内人士透露,一些企业上马煤化工项目主要是为了圈占上游煤矿资源,但在地方政府的给予多少煤炭资源必须做多大规模的煤化工的政策下,才“被煤化工”的。

而在没有技术、又缺乏合适的管理模式的情况下,盲目发展煤化工五一是极其危险的投资。比如在今年宣布出让煤化工项目的大唐电力。大唐作为电力企业进军煤化工的典型代表,但历经十三年、投入已近600亿元,旗下三大煤化工项目却没有一个投入商运。

据邢雷介绍,不要说是电力企业,即便煤炭企业发展煤化工都有很大风险。因为煤化工所依赖的东西,它要求的煤质是不一样的,有的煤容易去做煤化工,比如说做化肥不是什么煤都好,跟炼钢是一个道理的。

而拥有先天优势的神华和伊泰集团煤化工项目就都取得了成功。神华鄂尔多斯煤炭直接液化项目年产能108万吨,伊泰集团鄂尔多斯和潞安集团长治两个煤间接液化项目年产能均为16万吨,取得了良好效益。

张绍强也表示,企业发展煤化工必须因地制宜、与自身条件紧密结合、统筹规划。现代煤化工也不是万能的,必须与煤炭开采企业整体效益最大化统筹考虑,不能只搞单打一的孤立发展模式。例如:现代煤化工的核心是煤气化,必须充分重视自身煤种、煤质与气化炉型的匹配问题,充分重视高硫煤、高灰煤、褐煤这些煤种的煤化工发展,不宜一窝蜂都采用优质煤进行煤化工。

“企业发展煤化工要切忌贪大求洋,努力发展各种经济、实用的煤制油气产业。发展煤化工市场容量最大的产品还是燃油和清洁燃气,其它化工品虽然目前也有一定的缺口,但是毕竟空间有限,按照目前的投资冲动,要不了几年各种细分产品的产能就要过剩,一旦产能过剩,造成的损失将十分巨大。”张绍强强调。

武汉型钢加工

四川尘推

陕西不锈钢勾花网

武汉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