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繻葛之战到底是什么样的为何一战之后周天子从此再无颜面可言呢

发布时间:2020-12-24 19:42:13 阅读: 来源:岩棉条厂家

繻葛之战到底是什么样的 为何一战之后周天子从此再无颜面可言呢

今天小编给大家准备了:繻葛之战的文章,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快来看看吧!

郑庄公到洛邑朝拜周桓王。这时的周桓王姬林有两个选择,一是严厉批评并处罚郑庄公,让郑庄公对自己的不理智的行为负责。二是搁置争议,睁一只眼,闭只眼,装糊涂,不提周郑交恶,以求得郑庄公的良心发现,痛改前非。选择一需要强大的武力和权力作保证,周桓王没有。选择二又没法出周桓王的那口恶气。

于是周桓王既没有惩罚郑庄公,又没有搁置争议装糊涂,而是嘴上过过瘾,利用自己还有的那点话语权,满怀戏弄地关心起郑的收成,听说郑国“五谷丰登”。周桓王姬林就装着大度的样子对郑庄公姬寤生说:“那就好了,王畿的粮食,我可以留下自己吃了。”然后在郑庄公将要离开的时候,特别关心地下命令送给郑庄公十车黍米。黍米也就是黄米,属于粗杂粮。周桓王告诉姬寤生说:“请你收下,郑国如果有荒年时,请不要再抢俺家的粮食了。”给人礼物有时是对人的尊重,有时是戏弄人。你送人两瓶茅台五粮液,那是尊重。而有意送人两瓶劣质酒那是在侮辱人。黄米是不怎么好吃的杂粮小米。在那个年代,可以负责任地说,那绝对类似送劣质的酒,而不是像今天这样,送粗粮就是送健康、送环保无污染的食品。

因此,周桓王这样做,他身边的大臣是有看法的,周公的后代对周桓王说:“我们周室东迁,依靠的就是晋国和郑国这些国家。好好对待郑国,可以鼓励其他诸侯都来朝拜,以礼待客还恐怕人家不来,何况不以礼接待呢?周天子演这么一出,郑国将来是不会再来了。”郑庄公真的不再来了。郑庄公诚心前来朝见,周天子桓王没有按礼节接待他,却送给他十车侮辱,十车别扭。郑庄公忍了。但郑庄公是谁,借题发挥是他的强项,结果回去就干了两件事,一是假借周天子的口谕讨伐宋国,那意思是,天子送他粮食就是让他讨伐宋国,因为宋国久不朝贡。天子的意思就是要郑国替天行道。有了天子的意思,鲁国、齐国等都派出军队,帮助郑国讨伐宋国。结果郑国打了胜仗,占了便宜。

二是背着周天子和鲁国调换了许地的田地。郑国在鲁国的境内有块儿田,鲁国在郑国的边上有块儿田。郑国在鲁国境内的那块儿田是有特殊用途的,是泰山祭天的专用地。号称五岳之尊的泰山在鲁国,天子有必要时要上泰山祭天。天子祭泰山时,身边的近臣,重要的诸侯要陪同天子一同祭祀,叫助祭。祭天是项庄重严肃而隆重的事情,不是今天想起来去明天就来了,祭泰山有一套烦琐礼仪,要斋戒、沐浴,要静心,要提前很多天到达泰山附近做准备活动。为了方便诸侯们的助祭,保证活动的顺利进行,天子将泰山附近的一块儿田分给经常担任助祭的诸侯,以便他们有个自己休息与补养的地方。因郑桓公是周宣王的同母弟,所以周天子就把泰山附近的祊邑赐给郑国,为郑国在天子祭泰山时的助祭提供方便。鲁国在郑国附近的那块儿田则是另外一个性质的,有点类似于今天的驻京办。只是这个驻京办设得有点远,距离洛邑几百里远的许昌带。当初,周成王营建洛邑王城时,考虑到周公及其子孙与周王室的关系,常常要到洛邑朝拜,就在洛邑的附近许地赐给鲁国,称许田,以便鲁君朝见周王时住宿洗浴。

但到了东周时期,周天子泰山之祀废弃,祊邑对郑国无用,因为祊邑远离郑国,在今山东费县附近,管理起来很麻烦。而许田又离鲁国太远,对鲁国来说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所以郑庄公想用郑之祊邑换鲁之许田。天子所赐之邑不能随便交换,但什么事都可以变通,只要想办,总会想出借口的,于是郑鲁两国很快有了借口:让鲁祭祀泰山,而郑祭祀周公。这样,换田之事悄然进行。当然这件事到鲁桓公元年才交换完毕。周郑之间的交恶仍在继续。公元前707年,周桓王终于免去郑庄公左卿士职务,作为回报,郑庄公拒绝朝觐周桓王。朝觐天子是诸侯不可回避的义务,不朝觐天子,这眼里就是没有天子,这比偷粮食的事大多了。于是,这一年秋天,周桓王为维护王室尊严,征调陈、蔡、卫三国的军队,并亲率王师组成“联合国部队”讨伐郑国。

放在过去,天子亲自带着诸侯国的军队来讨伐,作为一诸侯国早早地认错,服软了事,不然会家破人亡。但现在不同了,人家郑庄公不怕,不仅不怕,还摆开阵式给你过招了。过去老子打儿子,儿子只有挨打,现在,他要给你过招了。郑庄公率郑国的军队迎战联军。于是双方在繻葛,即今天的长葛摆开阵式,正式交战。周天子率领王师做了这样的部署:右军以蔡国、卫国的军队为主,配以周王室部分军队组成,由虢林父指挥;左军以陈国的军队为主,配以周王室的军队组成,由周公黑肩指挥;主力中军则由周军主力组成,周相王作为三军统帅亲自指挥中军。针对周、陈、蔡、卫联军的布阵形势和特点,郑庄公采纳郑大夫子元的建议:用左方阵来对付蔡军和卫军,用右方阵来对付陈军。先找软柿子捏,把陈国的军队作为突破口。公子突说:“陈国国内发生动乱,将士们无心打仗,缺乏战斗意志,如果先攻击陈军,他们必定奔逃。陈国的军队败逃,周天子的军队一定会阵脚混乱,然后趁机攻击蔡国和卫国的军队,蔡、卫两国军队支撑不住,也一定会争先奔逃。这时我们再集中兵力对付周天子的中军,就可以获得成功。”郑庄公听从了。让大夫曼伯担任右方阵的指挥,祭仲担任左方阵的指挥,原繁、高渠弥带领中军护卫郑庄公,摆开了叫做“鱼丽”的阵势。

所谓鱼丽阵,其实就是徒兵与战车相互掩护,密切协同、攻防自如的战阵。当时惯常用的阵法,是战车居前,隶属徒兵跟随在战车之后,而郑庄公的鱼丽阵,则是让徒兵以伍为单位,分散配置于每乘战车的左、右、后方,填补车与车间的空隙,形成协同作战的态势。战斗开始,郑庄公命令左右两边方阵说:“大旗一挥,就击鼓进军。”结果,防守一方的郑国军队率先发起进攻。战役的进行,果然正如子元所设想的,陈国、蔡国、卫国的军队毫无斗志,在郑国军队的冲击下,一触即溃。周军一开战,就失去了两翼。周军的主力中军受到左右两翼溃兵的困扰,阵势大乱。郑国的军队趁势从两边合拢。周军大败。周桓王引军而退。混乱中,郑国的将军祝聃一箭射中周桓王的肩膀,祝聃一时性起,甚至想趁机冲过去活捉周天子。郑庄公赶忙阻止。

他告诉自己的手下:“君子不能欺人太甚,何况对方是周天子,适可而止就行了。我们的目的只是挽救自己,使国家免于危亡,能做到这些就足够了,千万不能惹事。”姬寤生还是有政治头脑的,王毕竟还是王,还是我们周家老大。因此,不再追击。真要是把天子抓了,怎么面对天下的诸侯,那才是骑虎难下。不仅不能抓周天子,还要负荆请罪。当天晚上,郑庄公派大臣送大群牛羊赴周军军营,慰问受伤的周桓王和被他们打败的将领,做出诚心向周天子周桓王请罪的姿态,请求战败的周天子赦免。伟大光荣神圣的周天子带领诸侯国军队打小诸侯,却被诸侯给打了,就像老子打儿子,却被儿子打了一样窝囊。这样的奇耻大辱也使得周天子一夜之间搞清楚一件事:周王室已经不是想当年了。“想当年牙如铁,生嚼蹄筋不用切;现如今不同了,吃块豆腐也出血。

长葛之战使姬林终于知道,从今以后,自己这样的周天子只能与豆腐和猪血为伍了,再也不敢碰硬东西了。郑国这一箭,推毁了三百多年周王朝国王的最高权力和威望。它让诸侯们一下明白,山中已经没有老虎了。过去那个神圣的有天命的周天子一样是可以被诸侯教训的,因此,所谓的王法已经不存在了。高不可攀的国王,经过这一次事件后不断贬值,并逐渐从人们的脑海中消失,只有在野心家企图利用他时,才想到他。

湖南省精子活力低医院

广州市胎赤医院

吉林省成人腹股沟斜疝医院

石家庄市小角膜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