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Google图书案听证美司法部施压

发布时间:2020-07-21 18:37:25 阅读: 来源:岩棉条厂家

不管自家门前雪,只看他人瓦上霜。在Google就扫描中国图书上月单方面取消与中国文著协的谈判后,不妨到美国看看Google图书搜索之争的最新进展。

2月18日,纽约南区之联邦地方法院法官陈卓光(DennyChin)在曼哈顿开庭聆案,就Google与美国作家公会(AG)和出版商协会(AAP)达成的新版和解协议,整日听取正反两方团队26人当庭陈述后,宣布休庭。他表示不会很快做出裁决,因为材料“多得难以消化”。

5方支持,21方反对

在堂前作证的5位支持者包括全美失明者联盟、密歇根大学图书馆和索尼电子公司的代表,皆称Google图书馆和网上书店项目将令数百万断版稀见图书起死回生,造福广大受众。反对者约21人,为亚马逊和微软公司、众多作者、版权持有者和文学经理人等,他们认为Google图书搜索妨碍竞争,引发盗版,侵犯著作权,并涉嫌滥用集体诉讼。

霍华德大学知识产权与社会公正学院院长拉提夫·姆特马当庭表示支持,称此协议将有助于“发展一个繁荣、兴旺的文化”。

Google律师辩称,现协议保证了对该公司所售作品之作者和出版商的补偿,因而是公平的。若要寻访数百万名作者,人人单独谈判,所耗之巨将无法承受。他告诉陈法官,做出支持协议的裁决完全在其权限之内,促请他现在就这样做。

作家公会代表则称,现协议“公平而合理”,并特别强调了对孤儿图书的权益保证,不仅将继续公开招领,亦会为权利人保留图书收入更长时间至10年,此后无主资金将捐作善款,而不由全体版权持有人均分。作家和出版商亦保有退出网上销售的权利。出版商协会的律师也宣称,该协议将成为“一个经典的双赢案例”。

作家公会和出版商协会本是原告,现已和被告Google站在同一阵营,对战以美国司法部为首的反对方。

司法部门

称将开展反垄断调查

美国司法部副部长卡瓦瑙在重申支持“大规模扫描”图书的同时,亦向陈法官明确指出,集体诉讼不适于本案。他说,尽管协议保证对权利人进行补偿,但“程序上的规定不能被用于限制权利”。他还表示,司法部将继续对该协议开展反垄断调查。此言意在暗示法官,如果法庭最终支持此协议,司法部或将亲自出面,施以重手。

卡瓦瑙亦指出,数百万人并未指定协议方代理其数字版权事务,意指作家公会和出版商协会并未完全获得作家、尤其是所谓“孤儿图书”之作者的合法授权。(换言之,如果你并未与某个机构签约,却发现这个机构已经代表广大美国作家去告Google侵权,索要赔偿,是不是有些荒诞?)

卡瓦瑙认为:“如果(现行的版权法律)要做根本性的改变,如果我们要建立必须的权利许可制度,那也应该留给国会去做。”

现和解协议于去年10月达成,允许Google无需先行获得授权,便可自行扫描图书,并提供网络搜索服务,同时在搜索结果中显示书中内容摘要,权利持有人将因此获得固定款额的补偿,并可从日后数字图书的销售收入中取得高额分成。

反对者指责Google将因此使其不经授权的扫描合法化,并利用版权保护期内的图书获利。作者无法访达的孤儿图书仍然是关注焦点支一。“不能通过允许恶棍继续侵犯著作权来解决侵权事件。”非营利机构InternetArchive的律师哈德里安·卡茨说。

卡茨、司法部及其他几位反对者代表均要求对协议再做修改,以使作者有权选择是否参与Google的这一项目。

案情复杂,法官头大

1954年生于香港的陈法官于去年1月在前任主审法官去世后接手Google图书案。《出版商周刊》报道,聆案时,陈法官时有坐不住的感觉,除此之外,全程不曾透露任何意向,只是在结束听证时表示,他“有许多东西要想”。

伴随着一年来的忙碌、好奇,以及只言片语中流露出的幽默,陈卓光法官坚定地推进着空前复杂的断案进程。远在大洋此岸,我们以极大的兴趣阅读冗长的法庭报道,知道好的审理多么重要,它令原被告双方、各利益团体和政府充分表明立场,解释观点,提出论证,亦使整个社会有充足的时间展开讨论。

有法庭观察家认为,或将再延数月,陈法官方能做出裁决。

相关新闻

奥勒塔:Google怀揣三颗原子弹

王胡

《纽约客》签约作家肯·奥勒塔(Ken Auletta)日前在美国的一次座谈会上宣称,Google已经成功“将地球殖民化”,但它自己也面临着巨大的风险:版权问题、隐私问题和规模问题,犹如“会在Google脸上爆炸的三颗原子弹”。

奥先生以两年半时间写成的新著《Google了:现行世界之终结》(Googled: The End of the World As We Know It)刚刚在美英两国出版,此书深入分析Google文化,尤其是其天真的理想主义,诸如尽人皆知的口号“不作恶”,以及不太为多数人所知且经常被人解读为无知加傲慢的行为方式——“无需同意”:不要问人民群众的意见,他们看到结果一定会喜欢死的。“无需同意”之于目前的图书扫描和搜索纠纷,即事先不向作者和出版商征询,弄几百万本书,扫了再说。

Google创始人之一谢尔盖·布林曾告诉奥勒塔,如果事先问他们行不行,“我们就不会做这个项目了。”

布林还有一次问奥勒塔,为啥不把他的书放到网上,免费供人阅读, 这样读者会多得多。奥先生反问小布,他是否会要求一位老师无偿教书,又问谁来为他支付此书的报道、编辑和营销费用。

“他很快把话题岔开了。”《华尔街日报》援引奥先生的话说,布林可能不了解出版业的复杂程度,奥先生同时也看到,版权问题将是Google怀里的一颗大炸弹。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康慨

武汉双眼皮价格

兰州吸脂医院

海口吸脂

南宁热玛吉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