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养蚕不为卖蚕茧红壳赤竹

发布时间:2020-10-18 18:51:28 阅读: 来源:岩棉条厂家

养蚕不为卖蚕茧

CCTV7《致富经》

辽宁省海城市析木镇独木关集贸市场

记者到辽宁省海城市这个集贸市场采访的时候,正碰上商户们准备收摊回家,他们正忙着把当天没卖完的几十斤蚕蛹打包。

记者:“马上就该收了是吗?”

蚕蛹销售商:“马上就该收了。”

记者:“卖不完怎么办?”

蚕蛹销售商:“卖不完明天来卖。”

记者:“明天来卖不会坏吗?”

蚕蛹销售商:“不能,都是自己家割的,从茧壳里割的,都是活的,坏不了。”

记者:“都是活的?”

蚕蛹销售商:“都是活的。”

蚕蛹一般能活一个月的时间,市场上销售的大多是活蛹,活蚕蛹才能卖得上价。

记者:“这个多少钱一斤?”

市民:“六块。”

记者:“你买的是生的还是熟的?”

市民:“这是活蛹。脑袋都能动弹。现在是冷了,好像是不动弹了。用火燎一下。动了,你看。”

记者:“哦,动了。”

市民:“这个就是活蛹。”

当地有吃蚕蛹的习惯,到了每年的十月至来年三月,几乎每家每户都会烹饪这种蚕蛹。这种蚕叫柞蚕,放养在野外的柞树上,以柞树叶为生。主要分布在我国的辽宁、吉林、河南一带。柞蚕一年可以繁育两代,春蚕用于育种,秋蚕才能上市销售。在海城市,蚕蛹行业一年能有上千万元的收入,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产业竟然是从当地几家倒闭的缫丝厂发展起来的。

上世纪80年代,海城市的缫丝产业逐渐兴起,当地的缫丝厂需要完整的茧壳,农户们就把带蛹的蚕茧卖到缫丝厂,赚茧壳的钱。到了2000年,纺织品业使用的原料丝价格一路下滑,很多缫丝厂纷纷倒闭。

析木镇龙凤峪村的刘太一放了十几年柞蚕,往往是辛苦了一年卖了蚕茧也赚不到多少钱,这些辛苦都被小儿子刘运强看在眼里。

刘太一的儿子刘运强:“卖到缫丝厂,茧站,用来缫丝的。”

记者:“多少钱一斤?”

刘运强:“最便宜的时候才两块多一斤。”

眼看着茧壳的价格一年比一年底,刘运强开始到外面找生意做,他发现海城市里的很多饭店都有蚕蛹这道菜。

记者:“这盘菜多少钱?”

顾客:“三十块钱。”

记者:“贵不贵?”

顾客:“不算贵,正常价。”

记者:“咱们这的饭店有这道菜的多不多?”

顾客:“多,基本上只要蚕蛹下来的时候都有这道菜。”

顾客2:“把茧蛹先用开水把它焯一遍,然后用油把它炒一遍就可以了。”

顾客3:“里面给你打开看看。”

记者:“外面的口感是什么样的?”

顾客3:“外面皮酥。”

刘运强打听到,饭店愿意以每斤五元的价格收购蚕蛹,他打起了蚕蛹的主意。

辽宁省海城市析木镇龙凤峪村村民刘太一:“他下饭店的时候,看到有炒那个玩意的,吃得挺好吃的,回家咱就看那玩意行,这玩意有发展前景。”

缫丝厂为了取茧抽丝,都用高温的药水浸泡,里面的蚕蛹都不能食用。刘运强跟父亲一合计,把本来要带蛹送到缫丝厂的蚕茧都先留下,把蛹取出来再单独卖茧。但是,怎么样才能把蚕蛹完整的取出来,又不破坏茧壳呢?

刘太一:“这玩意在山上,下雨一湿了,茧壳就软了,我一寻思,在锅里放上水,一泡它不就软了,就好夹了。”

父子俩用水煮的方法把蚕蛹取出来,但是,经过水煮的蚕蛹变成了熟蚕蛹,只能存放五天左右。

刘太一:“要是远的,运不到地方就死了。要是近一点的,当天就能销售了。”

刘运强:“那就能搁五天,本身熟的东西,气候一热,不就变了。”

饭店不愿意要煮熟的蚕蛹,储存的时间短不说,味道也没有生蚕蛹做出来的好。

对于刘太一来说,煮蚕蛹不但费事,煮不好还容易坏。他开始琢磨能剥茧取活蛹的方法。这种工具就是在剥茧的时候发明的,根据蚕蛹的直径设计钢圈的大小,在钢圈的一端安上刀片,轻轻一转,保证了蚕茧的完整性,而且蚕蛹的好坏一眼就能辨别。

记者:“怎么看出它是活的?”

刘太一:“这个屁股上是白色的。就是好的。”

记者:“那里面呢?”

刘太一:“你看这不是白色的,这就是好的。你看我给你割个坏的,你看这不是粘在壳上了,把这个玩意还得抠扔了。”

坏掉的蚕蛹可以回田当肥料使用,用了这种刀,一个人一天就能剥出200多斤的蚕蛹,不但提高了效率,还保证剥出的蚕蛹能够存活一个月左右。缫丝厂需要完整的茧壳,被刀割破的茧壳就不值什么钱了。尽管这样,刘家父子一年下来,卖蚕蛹就比以前卖蚕茧多赚十几万。到了2004年,龙凤峪村有将尽300户农户做起了蚕蛹的收购加工,一年的加工量达到了八百多万斤。

朱兴仲是龙凤峪村最大的一个加工户,一天就能加工1000多斤的蚕蛹。他主要把蚕蛹卖给沈阳一个农贸市场的批发商刘波。当地蚕蛹的销售有季节限制,只能在每年的十月到来年三月份之间销售。

刘波:“它这是产地,家家户户都有。我一天收十吨左右。”

记者:“都能卖完吗?”

刘波:“对。”

记者:“你们能占沈阳市场的多大份额?”

刘波:“能占2/10。”

刘波出售的蚕蛹大部分销售到沈阳的酒店、饭店,这些地方需要常年供货,有人跟刘波提出夏天也给自己供货的要求。

蚕蛹收购商刘波:“夏天也有一些宾馆饭店需求这个。”

刘波把这个要求告诉朱兴仲,让他想办法能在夏天给自己供货。

辽宁省海城市析木镇龙凤峪村村民朱兴仲:“这个东西,温度低的时候,它可以搁十多天,如果温度高,像夏天,只要一热,它就变成蛾,会飞的蛾。变成蛾,损失就特别大,就没有人买了。”

温度高不利于蚕蛹的保存,朱兴仲权衡了一下,决定自己花钱建一个冷库,建一个库存量在一万多斤蚕蛹的冷库,成本在三万多元,夏天的蚕蛹每斤售价都比冬天高出一倍,几个月时间就能收回成本。

辽宁省海城市析木镇龙凤峪村村民朱兴仲:“夏天有的人想吃一些茧蛹,那时候产量特别少,价格肯定相对来说高一些。”

朱兴仲在每年四月,气温升高的时候,把带茧蚕蛹放进冷库,控制好温度,蚕蛹就能存活三个月以上。

治阳痿早泄专业医院

北京治疤痕哪家好

湖北武汉治疗不育